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城的微笑

欢迎朋友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札记:放蜂人【山石榴】发表  

2017-09-05 10:14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放蜂人

 

  山陕会馆南路东,有一条土路。路南摆了两排蜂箱。蜜蜂在箱上飞舞,行人都躲着走。路北大树下是一个简易小屋,前后是白铁板,有门。一大块帆布盖住顶部及两侧。放蜂者坐在门口马扎上,边抽烟边东瞧西看,好像在迎接前来买蜜者。那是一位老人,六十岁左右,身穿浅灰汗衫,深灰短裤,花白短发,红脸膛,面色凝重。一看即知是个有故事的人。我忽然想跟他聊一聊。

  “你采的什么蜜?”我微笑着,用尽量亲切和蔼的口气问。据我对蜜的了解,有枣花蜜,槐花蜜,油菜花蜜。这些,附近没有啊?

  “杂花蜜。”老人不动声色。似乎没交谈的兴趣。

杂花当然有。除了没枣花、槐花、油菜花,其他花很多。只是我不知道别的花也能采蜜。心里这样想,便脱口说了出来:“别的花也能采蜜啊?”

老人冷漠地看我一眼,似乎怪我知识浅薄。

  “枣花蜜最好不?”我执意要引起他谈话的兴趣。

  “看谁吃?干什么用?”

  “哦!”这里边有学问。果然,他说了:“看谁喝。枣花蜜对胃有好处,也治失眠,老人喝最好。槐花蜜祛火,中老年喝最好。我现在卖的是从烟台采的白荆条蜜,祛火,养颜。老人常喝,肉皮细发。”老人说得头头是道,让我肃然起敬:“多少钱一斤?”

  “30?” 我有点意外,“人家有四五十的。”明显流露了对蜂蜜质量的怀疑。

  “贵不一定真。真的不一定贵。”

  “别人怎么做假?掺糖啊?”

  老人回答很巧妙:“不知道。我从不做假,也不琢磨怎么做假。”

  “辨别真假有好办法吗?”

  “很容易。端一碗清水,倒入几滴蜜,马上会起沫,长时间不散。倒入假蜜也有沫,少。並且很快就散尽了。”

  “你家是哪里?”听他口音,不像本地人。

  “河南。”他回答,“我准备走哩。”

  “回家啊?”“去内蒙古。”

  “那里采什么蜜?”

  “葵花蜜。现在正是葵花开的时候。”

  “也往南去不?”

  “去。最远到上海附近。再往南没去过。每年跑五六个地方,最北到丹东,鸭绿江那一片地方。”

  “往西到哪里?”

  “养蜂的人很多,分东路,西路。我跑的是东路。”

  “一年挣几万不?”

  “也不容易。”他没正面回答,“路费忒贵。年年天南地北地跑,吃住也不方便。”

  从敞开的小门看去,屋里确实很简陋。有限的空间里,西北角是临时搭起的地铺。铺南约两米的空间放着些生活用品。东墙一排几个大桶。中间是走道。热不必说,蚊叮虫咬肯定难免。放蜂人的生活就是一种流浪,不容易。我的同情之心油然而生。

  “采蜜也是你一个人的事吗?”

“用机器。”老人说,“人工甩不出来。”

忽然想到一首与蜂有关的古诗:“不论平地与山尖,无限风光尽被占。采得百花成蜜后,为谁辛苦为谁甜。”蜜蜂是人类的朋友,老人辛苦奔波放蜂,酿造生活的甜蜜,为自己,也为别人。行行出状元,行行不容易。人生就是一场挑战。勇者脚下有路,懦夫寸步难行。

  第二天,我再次路过那里时,见棚前停着一辆银灰色小汽车。一男一女,两位中年人正在买蜜。我问他们蜜怎么样?女人回答很肯定:“行!我家从上辈孩子的奶奶就年年买他的蜜。一二十年了。”

  我问:“他年年来啊?”

  “年年来。最早在丁家坑那边。”

  老人主动过来搭话:“我每年四月二十前后准来。这次是从烟台回来路过。”

我给老伴一商量,也买了一瓶,不多,三斤。老人看出我们不放心,向我保证:“喝着不满意就留着,明年再退给我。”大家都笑了。

《山石榴》201795日发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