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城的微笑

欢迎朋友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故乡人:奇异的婚礼《浓浓乡土》  

2017-05-15 23:04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奇异的婚礼

 

  改革开放初期,老家村上举行过一次奇异的婚礼。

  新娘是典型的美人。高挑身材,杨柳细腰,粉面桃腮,樱桃口,柳叶眉,衣着华丽,不憨不傻。不知道她的确切年龄,看形象至多20岁。不是骗来,更不是拐来。新郎60岁,不是大官,不是大款,长相一般。身材不高,光头,高颧骨,大眼睛,窄眉头,尖下巴,黑瘦。冬天穿件破棉袄,夏天光脊梁,不穿鞋。很少见他穿件像样的衣裳。

  他是一位标准的中国农民,我院中的三叔。好脾气。生产队的时候,社员们一块干活。地头休息时,年轻人都爱跟他坐在一起,跟他闹着玩。偶尔动手摸他的头,他只是笑着躲一躲,或者用手挡一下,说声“憨样子的,闹么?”从来不恼。

  三叔有两个尽人皆知的口语。本地方言,把“去”说成“气”,他说“趣”,后边还有一个长长的拖音。“三叔,赶集去不?”“趣——”回答很有特色。小青年们都好学他。还有一句,“那咱脑”。不管别人说什么,都是回答“那咱脑”,意思是:“对,就是你说的那样。”不抬杠,更没跟谁红过脸。

  二叔很精明,看见青年们跟三叔闹得过分,就正颜厉色地说一句:“您给憨子闹么?”闹的人脸一红,便不好意思闹了。

  三叔可不憨,就是老实。庄稼活样样精通,又听话,队长叫干么干么,是队里公认的好社员。他干集体的活认真,给乡亲们帮忙也上心,人缘特好。不论谁家有事,脱坯打墙,泥房盖屋,还有耩地扬场什么的,都是一叫就到,饭孬好不在乎,干完活回自己家吃也行。他的理由是:“谁家该没点事哎。”

  三叔什么都好,就是命不好。父亲去世早,两个哥哥成家自立门户后,他与娘在一起过了些年。娘去世后,他就一个人住在小西屋里,不像个家样,过年也不好好整理一下。初一我去给他拜年时,看到他屋里黑洞洞的,没下脚的地方,就在门口喊:“三叔——!来给你拜年哩!你过年好啊!”

  他赶忙从里间走出来,堵在屋门口,连说:“好好!我还没给哥哥、嫂子拜年去哩!”他说的是我父亲、母亲。不叫我进门,我就不勉强,怕他难为情。

  他实在是太穷了,赶集只是买一点烟叶,很少见他有买菜的时候。有人说他连老咸菜也不吃,就是蘸点咸水。那时候,人们买不起洋烟,吸烟叶多了也买不起,就掺点儿“葛脑”,就是打场剩下的碎豆叶、绿豆叶之类。三叔是以吸“葛脑”为主,多少掺点儿烟叶。

  三叔也有理想与追求。在艰苦的岁月里,三叔像小草一样,不管生活条件多差,都保持乐观,不怕雨,不惧风,给世界带来绿色,报告着春天,孕育着希望。

  有一年秋假,我跟社员们下地干活休息的时候,他问我:“民增,人都说‘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’,你说咱能熬到那一天不?

  听到我肯定的回答后,他满意地点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,又笑笑说:“还有这推碾子推磨,以后也不知道有好法不?我不怕下地干活,就怕推磨,跟驴一样围着磨道一圈一圈地转,晕。”

  我告诉他:“以后有电磨。下地干活的时候,扛着点粮食,放在村头磨坊里,下地回来,就能扛着面回家做饭。”别人都笑,不信。他信:“那可好了!我还赶上了呗?”“赶上了!”我说,“很快。只要拉上电,马上就能用上电磨。”

  后来,不仅推磨问题解决了,温饱问题也解决了。可惜他没赶上。

三叔一辈子单身,到死才结婚。婚礼与葬礼同时进行,全村人参加。新娘是侄子请人画了、剪了跟他陪葬的纸人。

《浓浓乡土》2017.5.15日发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