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城的微笑

欢迎朋友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采风手记》【中华日报】发表  

2017-01-06 09:56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采风手记

 

  好久没参加作家协会组织的采风了,接到采风电话通知,有点激动。听声音,打电话的是我们诗人协会一位女副会长,也是区作协副主席。她先是说了出发集合时间与地点,后问我能参加不?也许认为我年纪大了。怎么能不参加呢?求之不得啊!说求之若渴也恰当。

  不光是我,文友们都把采风当做一件盛事。大家平时见面时间有限,趁采风的机会,可以在一块多待一些时间。交流写作心得,也交流生活经验。还能共享采风单位高规格的接待,当然也有报道任务。

  从1995年至今,二十多年来,我参加过市、区两级文联组织的近百次采风,收获颇多。印象最深的是那一次去茌平采风。县里组织13辆轿车来接,第一书记带队,县委五大班子领导陪同,前有公安局的车开道,后有电视台转播车跟踪报道。进入茌平县境后,每过一个路口,都有交警立正敬礼,风光无限!

  以后多次采风,走遍鲁西八县市和市内大部分先进单位。有的地方,像高唐,先后去了三次。有一次还在那里住了一夜。一次次采风,不仅为宣传聊城做出了贡献,而且使作家诗人们写作能力得到磨炼,精神情操受到陶冶,思想境界不同程度提高。所以大家总是期盼下次采风活动到来。

  这次去东阿“百年堂”采风。集合地点离我住的小区不远,当天一早,我就骑电动车感到了。原打算乘公交车去的。因担心等的时间长误事,才改为骑电动车。

  却不料,早有很多人聚集在那里,他们比我更积极。我一到,便有几位熟悉的文友走过来说话,他乡遇故知似的,问这问那,亲热得不行。一位文友上车还拉我坐在一起。滔滔不绝地拉了一路,下车时,司机师傅埋怨:“您两个真能说!聒得我耳朵疼。”我才觉察到自己的失态。看那位文友也有点脸红。两个高素质的人激动得忘了礼仪。惭愧!

  汽车在一座高大的门楼前停住,一下车我便被震住了。门楼上大字“百年堂”,两边对联:“国药一绝千年香,阿胶一品百年堂”。庄严、巍峨,令我肃然起敬!立即举起手机拍照,留作纪念。许多人也站下拍照,显然,大家的心情一样。

  走进大门,左拐,更是眼前一亮,目不暇给。展现在眼前的是一道字画碑廊。放眼望去,琳琅满目的都是关于健康,关于阿胶,关于尽孝的古今名言,各种字体都有,碑大小不一,高低不同,仿佛有意制造丰富多彩的感觉。最醒目的是一座古亭下的古井:阿胶井,还有两人高的龙形石雕。大树上飘着红布条。打造得像一座花园,浓浓的阿胶文化令人陶醉。被感染被激动的作家诗人们个个喜笑颜开,满面红光,把严寒,把冬天,完全忘掉了。

  我即兴写了一首小诗,题为《走进百年堂》:大冷的天/走进百年堂/寒气顿消/琳瑯满目的阿胶文化/点燃我心。

  女解说员带领我们继续往里走,参观厂房。路上铺满了晾晒的驴皮,据说张张价值不菲,珍贵的阿胶就是用它们造出来。再看看墙上的标语口号,又悟出两首小诗。一首题为《地位与价值》:口号挂在墙上/驴皮踩在脚下/价值大小/与地位高低无关。一首题为《驴皮》:驴皮无言/默默告诉我/奉献/就会有牺牲。

  按照解说员的指引,我们先后参观了阿胶的制作过程,正在建设中新厂房。惊叹制造工序之多之细,方知阿胶珍贵之缘由。惊叹新厂房规划之宏伟,未来之辉煌,对百年堂决策者的敬意不断加深。及至参观完到会议室集合听报告时,才发现,老总竟是一位貌不惊人的年轻人,朴实得让我有点失望。在我心目中,创造出如此伟业的人,应该是伟岸挺拔的身材,声若钟,气势磅礴。他是平凡中见伟大,蕴含伟大。更加令人可敬!

  听介绍说,他来自云南,与爱人,两个小青年,六年前,带着150万一路往北,寻找创业项目。来到东阿,看中阿胶,在商不言商,研究商业文化,落脚生根。至今已发展到数十亿资产,创造了一个天大的人间神话!他是一位商界传奇。关于他,我也写了两首小诗。一首是《启示》:在商言商/百年堂例外/你的成功/是世界给经商者的/一个启示。另一首是《致王总》:你的创业经历/告诉人们/努力加才智/奴隶可成将军。

  午餐后,采风团参观了著名的影视城,以前去过,不再细述。只说最后走出影视城,登药王山时,远望《百年堂》,我忽有所感,又写了一首小诗,题为《精神高地》:登上药王山/一览众山低/一个声音告诉我/更高的山是百年堂/那是一块/更美更神圣的/精神高地。

此行值得记的还有一件令我十分高兴的事。采风队伍中出现了许多新面孔。多是闻名未见过面的作者。在微信平台上文字交流,作品熟悉,没说过话。走在队伍中,常常会有人主动跟我打招呼:“你是李民增老师?我是XXX。经常拜读你的大作。”便一见如故,亲切地交流几句,然后依依不舍地离开。特别是去会议室集合开会座谈时,一位先到的年轻人,热情地邀我去他旁边空位上坐。主动说出自己的名字,自我介绍。我才知他是鼎鼎大名的某报主编,很感意外。他亲切地与我谈了很多,还委托别人用他的手机与我拍照留念。

在“東阿阿膠城”楼下,也有几位作家主动与我合影。他们称呼我“李老师”,我却叫不上他们的名字。心里很不安,觉得自己水平有限,愧对文友的尊重。我要更加努力,多写无愧于时代的作品。

    【中华日报】201714日发表。

《采风手记》【中华日报】发表 - 水城的微笑 - 水城的微笑

 

《采风手记》【中华日报】发表 - 水城的微笑 - 水城的微笑

 

《采风手记》【中华日报】发表 - 水城的微笑 - 水城的微笑

 

《采风手记》【中华日报】发表 - 水城的微笑 - 水城的微笑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