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城的微笑

欢迎朋友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无言的爱》【聊城晚报】发表  

2017-01-06 11:24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无言的爱

 

  他躺在病床上,静静地看着房顶,神色平静,像是在思索什么。如果不是挂在床前的吊瓶,不是连接他手臂的那根细细的塑料管,很难看出他是癌症晚期病人。

  为了减轻他的精神压力,我刚进屋时,故做轻松地逗他笑:“好好的,输液干什么?装病啊?”

  他扭脸看了看我,没笑,只是轻轻地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声音不高,但吐字清晰。

  “我来赶集哩,听说你住院,来看看。”其实我是专程去的。

  “坐吧。”他看了看床边的凳子。

  他陪床的妻子与我妻子亲切地说话,情绪正常,看不出什么悲伤。

  这是一个乡医院,地处一个较大的集镇,以前是区驻地。区分成三个乡之后,这里是其中一个乡的驻地。出医院沿街向东不远,路南就是原来的区政府,现在是乡政府。

  我在聊城光岳楼南路西考院街上师范时,与他是同班同学,关系最好。确切点说,是他对我最好,总是像亲哥哥一样呵护我。

  毕业后,我们一块被分配到本区任教。二十年后,他当了他家所在乡的联合校长,我当了我家所在镇的中学校长,业务上常有联系。他带领他的领导班子到我们中学去过,我也和本校领导成员到他们中学去过,相互学习参观,交流办学经验。都忙,平时见面机会不多。

  我和他相对无言,过了一会,两个女人出去了。我问他:“你到底哪里不好啊?”

  他轻轻地说:“你真不知道我得的什么病啊?”

  “你不说,我怎么知道。”我说,“看着好像没什么大病。”

  “癌。”他说,仍是未动声色。

  “不会是误诊吧?”我心里一热,泪涌满了眼眶,但没掉下来。

  “晚期,扩散了。”他神色凄然。

  我强忍眼泪说:“怎么不到大医院去看看啊?”

  “去了。”他说,“大医院不给看了,叫回来等着。”

  我一时无语,觉得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。

  又过了一会儿,他悄声告诉我:“怕她难过,没给她说,一会儿见了她,你说话注意点,不能让她再倒下。”

  我点了点头。知道他说的是他妻子。

  “以后家里的事有我二弟,有亲戚,你不用管。”他嘱托我,“只是两个孩子,学习都不算好,考高中有点困难,你得操心。”

  “你放心就行。”我安慰他,“要是孩子考不上高中,我就叫他们到我那里复读。学费能免就免,不能免,我拿,一定把孩子攻出去.”他脸上稍微闪了一下笑意。

  离开医院回家路上,妻子说:“俺两个出来解手时,他孩子的娘在外边哭得挺厉害,还说不敢让他本人知道,怕他受不了。我劝了她老半天。”

  我把我们在屋里说的话告诉妻子,她激动地感叹:“真是两个好人,老天爷不长眼。”

两个月后,我那同学去世。那年,他49岁。

【聊城晚报】201716日发表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