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城的微笑

欢迎朋友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小说两篇》【今日新泰】报发表  

2016-08-02 05:49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今日新泰】报发表《小说两篇》 - 水城的微笑 - 水城的微笑
 
【今日新泰】报发表《小说两篇》 - 水城的微笑 - 水城的微笑


原稿如下:

 

小说两篇

 

分场

  

实行责任制后,原来生产队的打麦场分成几个小场。全队各户自由结合,分成几个组,每组分一个小场。怎么分呢?抽签。先把各组从1到4编号,再把小场按南北顺序从1到4编号。 当着全队的面,随便掐两根草,做成一长一短。一人握在手中,只露一点头,让另一人抽。事前说定,抽着长签,1组占1场,往后推;抽到短签,4组1场,往前推。

老队长监管,年轻会计做签,年轻妇女队长抽签。抽签前,妇女队长悄悄问了同组的老二叔哪片场好。老二叔是老庄稼把式,有眼力。悄悄指了指1场所在的位置,意思是让她想法抽长签。因为那里地势较高,万一赶上下雨,不易存水。

  会计心里有数,也知道分在1场好,他在4号组,想让她抽个短签,从他们组开始分。结果枉费心机,没斗过她,只是尴尬地笑。

  多年以后,说起这事,当年的妇女队长还挺得意。我问她怎么回事,她坦然一笑说:“他那点小心眼!——两根签攥在手里,我一看就知道哪个长,哪个短。”

  看到我疑惑的目光,她接着说:“露多的那根准短,露少的那根准长!”

  “万一不是呢?”“万一不是,我抽不出来,他攥得很紧,那就肯定是那一根。我坚决不放手,就是要那一根。大家都看着,他只能松手。准错不了!”

那妇女队长是我的老伴。

 

老村长

 

  学校附近有个近千户人家的大村子。村长是一个50岁左右的庄稼汉子。大高个,红脸膛。剑眉虎目,声若洪钟。在村民中有很高的威信。四外八乡有名。

  他父母去世早,小时候拉着打狗棍,背着褡裢,手拿呱哒板沿街讨饭。与电视剧《大染坊》上了小六子陈寿亭的命运差不多。寒冷的冬天,他一个人盖一床薄薄的破被子在炕上。冻得实在没法了,就光腚到屋外雪地里跑一圈。回来再钻被窝,就觉得特别暖和。他说那叫“干烘铺”。苦难的生活磨炼了他的意志,也练就了他一副好口才,善于演讲。土改时被乡亲们推举为农会长,解放后当村长,一讲几小时,与会着听得津津有味,没有中途离开的。

  以上都是听说,我亲眼见过一次。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,当时农村没用上电,更没电视。偶尔演一场电影,便是乡村盛事。有一次,村上去了电影放映队,带着发电机,进村先发电。放映机也是老旧的。放映起来经常出毛病,演一会儿停一会儿,总是修。两部电影,从晚饭后演到下三点。看电影的人很多,四外八乡的人都来了,我和本校的几位老师也在场。

  机子一停,全场陡然黑下来,放映员忙着修,用手电照着,影影绰绰,总是修不好。人们等急了,就乱起哄,还有人往放映机前扔坷垃。老村长发话了:“老少爷们静一静,听我说两句。”

  场上一静,他大声接着讲:“大家的心情我理解,放映员的心情我想大家也应该知道。他们更不愿意机子坏,比咱还着急。咱越怪他,修得越慢。您想看还是不想看啊?”

  老村长见人们都在听,又大声说:“不是他们放映技术不好,也不是他们不用心,是放映机不好,没办法。现在国家穷,有这样的机器用也不错了。等以后社会发展,咱富了,家家按一部放映机,想什么时候看什么时候看,想看什么看什么。”

当时还不知道“电视机”为何物,他的想象力真够丰富的。听得人们哈哈大笑。

 

【今日新泰】2016年8月2日发表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