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城的微笑

欢迎朋友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趣判》入选【法治与良知】一书  

2015-05-11 09:03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趣判》入选【法治与良知】一书 - 水城的微笑 - 水城的微笑
 
《趣判》入选【法治与良知】一书 - 水城的微笑 - 水城的微笑
 

趣判

 

  说这话很多年了。那时候,我还在镇中学工作,老师办公室都兼住室,校长也是。一天下了晚自习,走读的学生都走了,住校的学生还想学习一会儿,几个挨着我住的老师也按老习惯,睡前到我屋里坐一会儿,天南海北地聊几句。

  正在这时候,忽然从黑影子里吵吵嚷嚷地过来几个人。走进了一问,才知道是附近村上的一位村民,拉了两个小男生来找我。那两个学生都赤脚穿短裤,抱着自己的衣服,吓得不敢出声。

  那村民我认识,性子直,说话冲,得理不让人,在村上是个难缠的角色。校外就是他承包的责任田,撒播的胡萝卜苗刚出来。学生放学回宿舍时,为了抄进道,踩了他的萝卜苗,恰好被他碰见了。那时学校宿舍少,只能满足女生住校,男生离家远,需住校的,都由学校出面,请附近村的村干部在村上找的闲房子里住。也有自己找亲戚,或者跟家在附近村同学一块住的。

  学生踩庄稼不对,我在大会上几次讲过要遵守群众纪律,特别是在附近村上住的人,更要与群众搞好关系,但那村民竟然让学生脱衣服,也太过分了。

  我很生气,但尽量耐心地听他理直气壮、气势汹汹地说清事情的原委后,见几位学生低头不语,知道情况属实,就问他要求怎么办。他说,不赔种子不赔苗,只要学生把地整好,再给种上就行。末了还加上一句“我不能不说理”。

  我说:“小学生要学习,没时间,也不知道到哪里买种子,他们更不会种,种了你也不一定满意啊?”

  他承认我说得有理,就问我:“校长你说怎么办啊?总不能踩了白踩吧?”

  我说:“这样:第一让他们给你道歉,保证以后不再踩你的地;第二,叫他们赔你点钱,你自己再找点种子种上,行不?”

  他想了想,说:“行。你说多少钱吧?”

  我说:“踩了你的地,你说吧。”

  “赔二十块钱吧!”他狮子大开口。

  “太多点了吧?”我忍不住脱口而出,心说,我一月工资才四十多块钱,赔你五块也不少。

  “那我不要赔钱了。你还是叫学生给我种上吧!”他耍赖。

  我想了想说:“行。就赔你二十,明天来找我拿钱就行。但是,你要写个证明。”

  “什么证明?”他问我。

  我说:“就实事求是地写学生某天某日踩了你多少萝卜苗,你怎么发现,怎么让他们脱衣服的。”

  他一听,愣了。我更加严肃地说:“学生踩你的萝卜苗不对,该处理;你让学生脱衣裳,侮辱学生人格,也不对,很可能触犯了法律。这个我也说不清,明天问问派出所的人就行。”

  他说:“校长你不用吓唬我。”

  我说:“不是吓唬你,明天八点,你来,我请派出所的人也来,他们要说没事儿,你拿钱走人就行。”

  “嘿嘿!校长你还当真了!”他的态度忽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:“我就是想吓唬吓唬他们。小孩不管管也不行。”

  “不当真还行。违犯了群众纪律,你不管我也要处理他们哎!”我仍然严肃地说。

  “其实也没踩多少,都能再长起来,叫他们以后注意就行。”他说,“我不叫他们赔了,你也不用再熊他们。校长你歇着吧,我走哩。”

  “你陪他们回去吧。”我说,“天这么晚了,小孩不害怕啊?也看着别让他们再踩了你的萝卜苗。”

“好!走吧!”他乐哈哈地说,“校长,你真有意思!”

 

  2015年选入中国方正出版社【法治与良知】一书。510日收到。

  此文曾在2013621日《开发区文学》2013718日《羊城晚报》2013810日《聊城晚报》发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