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城的微笑

欢迎朋友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美【伊利华报】发表《没有过不去的坎》  

2015-12-05 11:05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美【伊利华报】发表《没有过不去的坎》 - 水城的微笑 - 水城的微笑
 
美【伊利华报】发表《没有过不去的坎》 - 水城的微笑 - 水城的微笑
 
美【伊利华报】发表《没有过不去的坎》 - 水城的微笑 - 水城的微笑
 
  没有过不去的坎

  刚参加工作, 我被分配到邻村教小学。放了学回家住,走教。有一天放学回家,离村很远就看到许多人三三两两地在街边站着,似乎有什么事发生。我不由加步行速度(当时还买不起自行车)。见我过去,有人惊喜地说:“民增来了!叫他去准行。”
  怎么回事?一问才知道,是对面这家的婶子跟儿媳妇生气,坚决不活了。不让劝,谁也不叫进她的屋。院中的老人不行,大队妇女主任不行,书记来也不行。都知道她喜欢我,所以认为我能劝住她。
  她是我的堂婶,46年丈夫参军,一直没有消息。解放后,村上按烈属照顾她。一个妇女带两个孩子也真不容易。幸亏她精明能干,脾气大,倔强。才能一步步熬到今天。儿媳妇娶了,闺女嫁了,儿子又孝顺,论说该享享福了,就是净跟儿媳妇生气。怪谁?不好说。清官难断家务事。
  她和儿媳妇都通情达理,跟邻居们相处得挺好,就是两个人不对脾气,都看着对方不顺眼,没缘分。这次又闹起来,谁也闹不清为什么,儿子也为难。
  在所有侄子们中,我是最让这个婶子喜欢的,从小就喜欢,也是缘分。见人就夸我好,说我聪明,懂事,还说我长得好。甚至超过了爱自己的儿子。他的儿子小我一岁,叫我大哥,经常在一块玩,她净说不胜我。因为我,没少挨黑。村上人认为我能劝住她,不奇怪。
  她躺在床上悲悲切切地哭。我刚走到门口,她就大声下逐客令:“谁劝也不行!”
  我只当没听见,快步走到床前,挨着她坐下。她哀哀地说:“孩唻,我不能活了。”
  我故作天真:“怎么不能活了?”她就说儿媳妇的错处,陈谷子烂芝麻,说起来没完。我耐心地听她说,偶尔还表示一下气愤:“你这一辈子没做过这么大的难不?”
  “孩唻!你小,不知道。”她忽然提高声音,“我这一辈子做的难忒多了。那些年,您兄弟小,咱又没人,称劲的没少欺负咱。”我明白,她说的“称劲的”,就是指村上有权有势的人物,村霸。
  她越说越激动,目标已经转移。我找个机会插话:“那时候,你怎么都活过来了啊?”她猛然意识到我的用意,转回话头:“孩唻,你不用劝。她这样,我是不能活了。”我说:“都是她的错,死也得叫她死哎?你怎么能死啊?”
  “反正不能给她拉倒。”婶子的语气已明显缓和。
  正在这时,一直在门外听着的儿媳突然跑进门来,扑通一声跪在床前,诚心诚意地认错:“娘!你别给我一样,都是我的错。”别的妇女也跑进去劝:“孩子既然承认错啦,你也别生气了,快起来活动活动吧。”一场风波宣告结束。
  【伊利华报】2015年11月30日发表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