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城的微笑

欢迎朋友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权寺补习班】5 协力同心  

2014-10-29 11:52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权寺补习班5

        2014年夏日的一天上午,我和老伴在聊城大学东湖边柳荫下乘凉,一位在区教育局退休多年的老领导走过来与我聊天,他说:“李校长,你说说您当年办补习班的事儿吧!”

  我就打开了记忆的闸门——

  

    协力同心

  

  一间座北朝南的大房子,里边安了两桌,两椅,两张床。我和狄老师办公,住宿。

  除了上课,我们整天坐在屋里忙。学生来找,班里有事,也相互帮着处理,联合办公似的,相处得很好。

  每天备课或批改作业到深夜,就起来到外边解解手,回来,不声不响地抻铺睡觉,互不打扰,让外人知道,还以为两个人有矛盾,不搭腔似的。其实是怕相互打扰。有时同时休息,也坐在床上聊一阵子,多半是他嘱咐我,让我说话注意等等,这个我听。有时叫我少理谁谁,我不以为然,就不出声。不拒绝,也不答应,他理解地笑笑,也不勉强。

  我知道,他很欣赏我的才华,也很赞成我的人格,就是对我整天嘻嘻哈哈,玩世不恭的样子,不十分赞成,怕我言多有失。所以就总是以老大哥的口气,私下叮嘱一番,担心我得罪人。

  他有时候对我“过分信任”,也挺让我为难。

  有一天,他忽然站起来,出去了。照老习惯,他没说,我也没问。可是,他很晚不回来,我作难了。那时候没手机,无法联系他。两个人住一屋,一个没回来,关门不合适。尽管知道他不会见怪,我也是注意,尽量不让我们的关系蒙上阴影;不关吧?又怕不安全。就等了很长时间,一直到过半夜,估计他不会再来了,才关门睡觉。

  第二天见了面才知道,昨晚他出去解手时,忽然想起家里有事,就回家了。(那时,要求住校,其实,我们都离家很近,二三里路。)

  我笑着说:“你不说一声,我不发闷啊?”

  “什么事儿哎?睡你的就行呗。”无所谓地笑笑,照常忙他的。

  他就是这么个人,很随意,不拘小节;工作上,却认真得要命。备课,查资料,一定弄个清清楚楚,决不模棱两可,含含糊糊地交代给学生。

  因学校条件有限,资料缺,有时候,他就求我,或者说派我去城里大学校去查,去请教。

  他不去,懒怠说话,更不愿向人陪笑脸,求人。我比他年轻点儿,理所当然的该我去。

  对学生要求很严。作文,改得很细,不放过一点儿差错。他的动作又慢,很费时间,除去上课,整天忙,每天都要熬到深夜。还常常委婉地说我改得太快,要尽量改细点。

  我也有我的理由,作文不同于语文知识,更不同于数理化作业,改太细了不好,满篇红点子,闹的学生无所适从,看不到成绩,自尊心受打击,反而对作文失去信心。老师费力未必有好报,很可能事与愿违。

  我主张尽量肯定文章优点,让学生增强写作自信心。指主要的毛病,不全提,各个击破。让学生改动方向明确,好改,也愿意改,有成就感,有乐趣,愿学。

  毛病多了,无处着手,索性不改了,看看批语就扔到一边,有的连批语也不看,看看分数,或者等级(甲乙丙什么的),就不管了,等于瞎耽误工夫。

  他急了:“你是巧辩,为自己改的不细找借口。如果照你的做法,该改的不改,就容易给学生误导,还以为是对的呢?”

  谁也说服不了谁,但心里都记住对方的意见了。我就在肯定成绩的基础上,尽量改细点儿;他就在改细的前提下,严格要求学生纠正过来,纠正不对,他还要查,这就更加大了工作量。

  其实,狄老师很欣赏我的写作能力。有一次,竟然让我替他写信。开始,我以为他是开玩笑,后来才知是真的。关外他的一位老亲戚,多年没联系,家人想让他写封信。没什么事,还要求写长一点,他犯了难。

  “没事儿,写什么信?还要写长?我写不了,你替我写吧?”他无奈地笑笑。

  我只好替他写,除了必要的问候,无非是向对方介绍家乡变化,想写多长写多长。老师辅导学生作文,总是要求简单明白。其实,能写长才是本事。现在有人提出,训练学生把一秒钟发生的事写成三百字的本,不是没道理。

  后来发生的事,更证明了他对我的看法——

  那时候,星期天学生照常上课,不休息。需要东西,让家里捎去,或者晚饭前回去,饭后回来,不能误晚自习。如果离家太远,经老师允许,可以第二天回来,不能误早读。老师轮流加课。语文、数学、理化,三周一次。

  有一次,该上语文,赶上狄老师家里什么老人的祭日,不能到校。他让我给两个班上合堂,挤在一个屋里讲了一天。

  第二天,他一见我的面,就问我:“你怎么给学生讲的呀?小青回家就冲白我:你那算什么讲课的呀?看人家李老师,讲得真好!又明白,又愿意听。旁征博引的,多学老些知识。”(小青是他的宝贝女儿,在他班里复习。)他给我说这些话的时候,满脸赞赏的微笑,看不出一点“同行是冤家”的醋意。

  知道他是真心,我还是不好意思:“嗨!我怎么样,你还不知道啊?别听小孩瞎说。”

  他却很当回事,想了两天,跟我商量,改变语文课的上法:像数学分成代数、几何一样,把语文课分成两门。他教语文知识,我教写作与阅读分析,都上两个班的课,发挥各自的长处。我觉得有道理,领导也没说什么,就照他说的办了。学生也都说改得好。

  

  几年后,我当了学校领导,学校规模也大了,他一直很关注我,经常抽空到我办公室坐坐,提些合理化建议,反映老师们的意见或要求,顾问似的,对我帮助不小。

  他退休后,每逢赶集,路过学校,就到我屋里坐一会儿,聊几句。逢年过节,我都要带上礼物,到他家里拜访。

  我们美好的友谊,就像家乡绿叶红果的老枣树一样,久久地甜蜜在我的记忆中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