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城的微笑

欢迎朋友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二爷  

2014-10-15 09:49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二爷 - 水城的微笑 - 水城的微笑

 

 二爷

    

人生,每个人总有他自己需要扮演的角色,而且总是同时扮演着多种角色,于是有了形形色色的人,有了各色各样的故事。然而人们总是有角色混乱的时候,甚至忘了自己是谁,所以又有了许许多多的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 

我刚参加工作时,在镇驻地小学任教与我们村是一个学区。在我们村任教的是一位老教师,家在本村。论辈分,我叫他二爷

那时候,周六下午不上课,学生放假,老师到中心校开例会,有事说事,没事念报纸,雷打不动。所以,每星期六下午我都与他见面,开完会一步行回家,那时候有自行车的人很少。星期天下午返校

说他老,资格老,有任教多年的经历。其实年纪并不大,才30多岁。浓眉大眼,身材瘦高,稍微有点驼背。很像中学课本《孔乙己》一文中的插图。一次,我在街上见他蹲在地上跟一个两岁多的孩子讲画暖瓶的简便方法,就想到了孔乙己教小孩子“回”字有四样写法的事,觉得他真的很像孔乙己。

头发挓挲着,好像很长时间没有理;脸也是只有中间干净,周围是明显的黑圈,像猫洗脸一样,脖子更脏。听人说,他的衣服只要上了身,一直穿得没法穿了扔掉,从来没见他洗过。在中心校开会时,老师们谁也不愿挨着他坐,连一胡子拉碴的老教师都尽量躲着他。因为他褂子上全是汗迹,大圈套小圈。主要是味儿难闻,谁也受不了我在他身边走过,也捂鼻子。

他的习惯动作是搓泥。坐下就把手伸进怀里,一边跟人说话一边不停地搓,搓几下就往地上扔一下走着路也搓,仿佛身上有永远搓不完的泥听他教过的小学生说,他上着课擤鼻涕不用手,伸着头往门框上蹭,连小孩子都不敢笑,怕他瞪眼。“他眼一瞪。跟出风的样,挺吓人的!俺害怕。”孩子们说。

有一次,我与他一块回家,路过一条田间小道时,他忽然停住。原来他踩着了一个泥的小萝卜那是一块胡萝卜地,主人家刚刨过。他用脚来回地搓,觉得差不多了,弯腰拾起来,放进嘴里嚼,吃得两嘴角都是泥。他是长辈,不好意思说,也不好意思笑,只扭扭脸,装看不见。他若无其事地继续给我他的过五关斩六将,说他以前是重点学校的老师,教得如何好。

对于,我嘴里不说,心里有个想不通。

一是作为老教师素质为什么会那么差?二是领导为什么不劝他改?三是他说的那些过五关斩六将的事,不像是假的,又让我难以相信。还有,他老伴,我二奶奶,也算利索,与他关系也正常,怎么就不给他洗洗呢

时间长了,知情的老师私下告诉我:他真在某重点小学教过,因为一次气中毒,神经受到影响,治好后与正常人也有点不一样,别人怕他刺激犯病,都尽量这样说来,似乎一切都可以解释了。但是,领导为什么还让他教啊?不是误人子弟吗?我仍然想不明白

62年教师大批下放,也被下放了。后来,经济好转,许多先前下放的老师复职,他也去找,还让我帮着他到上级部门找过,但一直未成,只答应给他一些生活补助。

没儿只有六个闺女,陆续出嫁了他与老伴相依为命。有闺女帮助,日子也能过得去,后来不知为什么,眼瞎了,很少出门,整天躺在床上,吃得还挺胖。春节我去给他拜年,他很高兴,问我一些学校的事精神不错。再后来,就死了,不到七十岁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