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城的微笑

欢迎朋友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聊城晚报】殉难者  

2014-09-20 08:32:01|  分类: 发表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聊城晚报】殉难者 - 水城的微笑 - 水城的微笑

 

 

殉难者  

  

    老家院中,有一位大爷爷,改革前在一个生产队干活。从我记事起,人们就都叫他“小地主”,当了一辈子“阶级敌人”。但人们并不恨他,运动一来,斗是斗,照常开玩笑。有时候小孩当面喊他的名字,或者在他的名字前面加上“打倒”两个字,大人就大声阻止:“憨了不?——叫爷爷。”他只是嘿嘿地笑,说一声:“小孩儿!”表示谅解。

  他身材不高,微胖,一副笑菩萨模样,是一位很和善的老人,老实,勤恳,整天地里家里,干这干那,很少见他闲着的时候。过日子节俭出名,一年到头,总是穿得破破烂烂的,没见他穿过一件好衣裳,也舍不得吃好的,有人说,他不吃糠咽菜就会闹肚子,这当然有夸张的成分,但很会过日子是真的。

  解放前,攒下点钱就买地,一点一点地积累,土改时都被分了,他只落了个“地主”成分,一有运动,就挨斗谁都敢欺负他。

上中学时,学《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》,对照他的情况,似乎不应该算地主。因为他家没顾过长工,只是在农忙的时候,顾过短工。而他自己,还有大奶奶,都干在头里。他家最多只能算富农,或者上中农。我给大人们说过这事,他们说:咱村上人都穷,数他富点,不斗他斗谁?   

他那些兄弟们,没他能干,都是贫农,有的还是农会的骨干,带头斗他。

  “亲弟兄怎么能那样啊?”听到大人说这些事的时候,我就会问。

大人们说,“是为了划清界限,怕自己受连累。”   

   他有两个儿子,人性都很好,也不笨。但处于阶级斗争的年代,大儿子一直娶不上媳妇,到别人家当了上门女婿;二儿子虽精明能干,也只能谨小慎微地活着,娶妻生子,日子过得还行,算没怎么受连累。

  文革期间他算“四类分子”,属于阶级敌人,是被专政的对象,没选举权和被选举权,不许参加任何群众集会,一有政治活动,就被集中关起来,说是怕他们破坏捣乱。而且子女不准入党入团,不许参军提干,一律入另册。

  他唯一的孙子,当时十六七岁。因为不能和小伙伴们一起参加各项活动,精神压力很大。那时候,群众集会又多,全村人开会,自己常常躲在一边掉泪。

  一个星期天,家里人都去开群众大会了,我在家收拾屋子。忽听街上有人喊:“谁家里有人啊?您村上有人在家前地里喝药了!”

  我出门一看,是一个外村来走亲戚的妇女在喊。问清在什么地方后,我骑车赶去一看,是那大爷爷的孙子。他躺在离路的庄稼地里,嘴里吐着白沫,哼哼个不停,身边有一个倒在地上的农药瓶。我一看要送医院,一个人处理不了,就赶紧回头到村民们开会的地方叫人。主持会的造反派头头们还不错,立即安排了几个人匆匆往地里跑,一边吩咐人找地排车,很快把他送到公社医院。

  那孩子竟然不让救他,在去医院的路上,还劝他爹也不要活着了。到医院后,又力图阻止大夫给他洗胃,当天虽然救过来,第二天还是死了。

对于他的死,说法不一,多数人说他想不开,太执拗,他们无法理解这个孩子的心情。我却认为,他是太有思想了,受不了政治歧视。可惜了一个好孩子。

【聊城晚报】2014920日发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