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城的微笑

欢迎朋友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水一方——《时评界》  

2014-06-16 09:40:50|  分类: 发表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水一方

  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诗经·蒹葭》

  

  艳阳高照。大学东湖,垂柳依依,碧水粼粼,喷泉汹涌,激情荡漾。适逢周末,湖边长凳上坐的人多了些。除了我和老伴,都是年轻人。

  我举起相机,放眼四周,寻找拍摄目标时,一位妙龄少女进入我的镜头:她独自静静地坐在湖边长凳上,长发,短衫,短裤。头上是浓浓的绿,柳丝拂面,面对手中的书,像是在默读,也像在沉思。看到她,我忽然想到琼瑶小说中的人物,仿佛将有什么浪漫的故事发生。

  更远处的长凳上,坐着一男一女,他们的举动像琼瑶小说中的一段情节。那男生身材消瘦,短褂、长裤。我绕湖漫步从她身边走过时,留心看过,裤子驺巴巴、脏兮兮的,是很廉价的那种。估计他家里条件好不了,说不定父母是农民,或者打工一族。

  女生与近处的这位一样,也是短衫、短裤,裸露的白腿很打眼。不一样的是头发短些,他们没看书,只是在诗情画意中卿卿我我。

  老伴轻轻推了我一下,示意我看他们,原来她也注意到了。先是那男生主动,总是想亲吻女生,女生娇羞地躲闪着。我把目光转向别处,,过了一会儿再回头看时,那女生已经趴到男生怀里,旁若无人。

  “大人挣钱不知道多不容易哩!他们哪有念书的心啊?”老伴感慨地说,不再看他们。

  “倒不一定是坏孩子。”我又想到琼瑶小说:少男少女,一旦坠入情网,学业、理想便都不顾了,长辈的阻挠,也不能使他们有丝毫的退缩。正如《我是一片云》中段婉露说的那样:“他是强盗,我爱他,他是土匪,我爱他,他是杀人犯,我也爱他,没有他我就不要活了!”眼前的两位,未必达到婉露那种程度,但父母的期望是忘了,至少这一刻是这样。

  眼前的情景,让我想到前些年我在东昌湖畔一所中学任教时的一段经历。班里有一位男生,坐在最后排,年龄最大,个子最高,穿得最讲究,西装革履。为人最仗义,就是成绩最差。他没心学习,作业有别的同学代做。身边整天围着一群同学。爱交朋友,为朋友两肋插刀,外班的事也管。

后来,因为参与别班打架被学校开除。他家在外县,路途较远,学校领导派班主任骑自行车送他回家,因是女老师,就让另一个班主任陪同。   

两位老师回到年级组,说起送那学生回家的经过,都非常激动,感慨万端。

  她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说:在他们村外,他停下来,从包里掏出旧衣服换上。他爹娘可能不知道他有好衣裳。还嘱咐老师,别说他是被开除回家的。

  “李老师,你不知道他那个家哩!”说着说着,一位老师激动起来,“三间破平房,没院墙,用一些柴禾围着,留了一个豁口算大门。俺去的时候,他爹没在家,他娘正在屋门前剥棉花桃。手上净皴,还裂了些血口子。看见俺,还有点不好意思。很可怜!”

  另一位老师接过去说:“他花钱大手大脚,咱还寻思他家里多富哩!”

  父母不远百里把他送到市里来念书,寄予了厚望。宁肯自己吃苦受累,省吃俭用,确实很不容易。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!

临近中午,我和老伴离开时,湖边那一男一女还在缠绵。男生头枕着女生的腿横躺着,没有准备走的意思。

 

《时评界》2014年6月16日发表。

 

在水一方——《时评界》 - 水城的微笑 - 水城的微笑

 

在水一方——《时评界》 - 水城的微笑 - 水城的微笑

 

在水一方——《时评界》 - 水城的微笑 - 水城的微笑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 
 
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