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城的微笑

欢迎朋友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有这样一位同事  

2014-02-12 09:18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有这样一位同事


老师们在伙房里吃饭的时候,常常说笑,闹着玩。负责做饭的工人是在附近村聘用的一位老农民,人挺和善,他也常常跟着说笑话。时间长了,都熟,一家人似的,很和谐。有的老师先吃完也不走,还要利用短暂的聚会时间聊几句。

有一位同事,中师毕业,当时是有数的几个学历是最高的老师之一。因为那时老师们,普遍文化水平不高,一般都是小学、初中毕业,高中、中专毕业的很少,比现在的硕士还稀罕,像凤毛麟角,校长也才是初师毕业,相当于初中。他学历高,知识面广,学问也真深。唐诗宋词记得多,地理历史知识也丰富。许多别人不知道的,一问他,差不多都知道。

他身材魁梧,长相也不错,走路一闯一闯的,风风火火,乍一看,与平常人没什么两样,就是处事能力差,有书呆子的感觉,就有人经常逗他玩,明显地不尊重他。

一次吃饭的时候,那做饭的工人人郑重其事地问他:“X老师,我问你,一个月30天,两个月多少天啊?”

他稍微一愣,张口答道:“六十天。”

人们都哈哈大笑。他也看出老师们是耻笑他,但想不通为什么,只是茫然地看看这个,看看那个,看着他那个囧样子,有的老师就更是忍不住笑。

比较起来,我是最尊重他的,从不跟他闹,别人跟他闹时,也尽量不附和着笑。因为我和他年龄差不多,也是年轻教师,走上讲台时间不长,涉世不深,正处于向社会学习阶段,我把周围的人都当成我的老师。那次事后,他就跟我到办公室,诚恳地问我:“小李你说,他们为什么笑我啊?”

我不知该怎么给他解释,他又说:“我答得不对吗?”我说:“对。”

他又说:“我要是答得不对,他们更笑话我哎?”我说:“嗯,那倒是。”

他见我一时说不出为什么,又恳切地问:“如果有人问你这个问题,你会怎么回答啊?”

我说:“没人会这样问我。”

“如果问呢?”他固执地问。

我说:“如果我是你,我会不理他。如果硬要我回答,我就让他滚一边擤鼻子玩去!”

“为什么啊?”他不理解地问。

我说:“他没上过学,是大老粗,你是老师,堂堂的中师毕业生,他问你这样一个小孩子也能回答的简单问题,是对你的不尊重,有伤你的尊严。”

他似乎明白了一点,没再说什么。

还有一次,他在我办公室里玩,说起他上班学生乱说话,他严厉批评也不管用,问我有什么办法。我想了想,就带他走出我的办公室,向我当班主任的班里走去,想让他看看我是怎么管的,给他做个榜样。

当时,班里学生正在上自习,班里有轻微的嘈杂声,我还没走到教室门前,学生们从窗子里看到我去了,立即安静下来。我在教室门口站了一会,就又带他回我的办公室了。

他感到很奇怪,坐定之后,问我怎么回事。

我说:“这是很正常的事,除了你,每个老师都可以做到。并不是我多了不起。”

“学生怎么不怕我呢?”他说。

“怎么说呢?”我想了想说,“是你说话做事有失当老师的尊严,让学生看不起,他们就不怕你。”

“我没做错什么啊?”

“举个例子说吧,那天你放学晚,校长让我去叫你时,见你跟学生‘您娘您娘’地对骂,我看着好笑,劝你,你竟然说‘该他骂的啊?’这不是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了吗?小学生不对,你可以把他叫到一边单独谈心,可以批评,哪怕大声呵斥,怎么也不能骂啊?”

他似有所悟地点了点头,没再说什么,但以后还是照常做些令人发笑的事。那时候小学又没有闲杂人员,老师都是一人一个班,他教来教去,学生就走完了。领导就把他调开,换了许多地方也不见改变。我与他分开三十年后,听说他还教小学一年级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