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城的微笑

欢迎朋友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春天里  

2014-01-28 10:27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

51年前,我20岁,从地区师范毕业参加工作一年。平时住学校,星期假日回家与父母姊妹在一起生活。

那时老家是一个很大的院子,北部是三间堂屋。堂屋西山头有接近四米的空间,放些农具什么的;东山头也有同样的一个空间,被距堂屋一米多远的两间东屋遮住,就当了厕所,从夹道里走进去。

堂屋四面全是土墙,说得好听点,叫“一块玉”。人家条件好点的,加上砖柱砖角,有的还加上砖镶窗户砖镶门,叫“金镶玉”,我家没有。只有屋顶是有椽子有苇箔的。

东屋本是一个敞篷,前面没墙,上盖是秫秸茬的,就是用整个的高粱桔挨着排在檩条上,既不用椽子也没有箔,秫秸茬伸出墙一点就当了房檐。后来,父亲在前面用泥土砌上墙,安上木门,就成了屋子。比堂屋低近一米。

东屋弄好后,靠南间支锅搭炕,一直当厨房。那年,为了准备给我办婚事,才在东屋的南山头又搭了一个敞篷,把锅挪了出去。

记得当时很心盛,把屋子打扫干净后,买不起太多的石灰泥墙,就用石灰水四面刷了一遍,有的地方刷得薄些,依稀还能看出下边的黄,就那样也很高兴。父亲帮我用秫秸箔在梁下扎了个箔帐把两间隔开,分成里外屋。外间靠东墙迎门摆了一张旧八仙桌,一边一把破椅子。

里间靠南墙安了一张床,西窗下是全家唯一的一张两抽屉桌,老式的,很陈旧了,我猜想是母亲结婚的嫁妆,没听娘说过。老式木格窗子不大,用白纸糊了,光从西面透进来。还收集了些旧报纸糊了房顶。

等收拾完之后,面对虽然空,但粉刷一新的屋子,我想象着以后床上铺上新被新褥,坐上一位美丽的妻子。靠东墙再放上一辆自行车。那一瞬间,心里甜蜜极了。当时,自己正处于人生的春天,眼前是一条洒满阳光的大道,对前景满怀信心,对人生的风雨无任何思想准备,没想更多。 

现在想起来,那时真单纯得可爱。也正是靠了那份单纯,才能朝气蓬勃、一往无前,也幸亏有了贤妻的陪伴,相濡以沫,无论碰到任何困苦,都是不离不弃,艰难地越过种种波折,甚至是生与死的考验,才到了幸福的今天。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